去了會死的穿越歐洲單車之旅 | 奧地利:死命騎越阿爾卑斯山

奧地利:死命騎越阿爾卑斯山


↑20170929 奧地利阿爾卑斯山的下陶恩山脈(Niedere Tauern)


歐洲最知名的山脈就是「阿爾卑斯山」。覆蓋範圍包含義大利、法國、瑞士、列支敦斯登、奧地利、德國及斯洛維尼亞,約22萬平方公里,相當於臺灣的六倍大,我的穿越歐洲單車之旅有經過部分地區。

為了經過薩爾斯堡(Salzburg)親眼一見音樂神童莫札特的故鄉和故居,又要走較短路徑到斯洛維尼亞的首都盧比安納(Ljubljana),造訪昔日曾在台灣共事帶單車旅遊活動的斯洛維尼亞朋友Luka,就來單車爬阿爾卑斯山,也歷經了難忘的風景與狀況。


↑20170924 位在德國旁的奧地利邊境大城薩爾斯堡(Salzburg)


↑20170925 薩爾斯堡愛情鎖橋上的黑衣穆斯林婦女與周圍色調是強烈對比


↑20170925 薩爾斯堡的河岸風景


↑20170925音樂神童莫札特的出生地和故居位在奧地利薩爾斯堡

雖然單車長途旅行在外人看來是很熱血的事,單車客確實普遍也很熱情,但是一看到要爬坡的山路,說實話多數單車客沒有無限熱血,也是會有覺得麻煩懶得爬的念頭,普遍也會思考騎往目的地要行經的山路,是否有爬升高度較低也好騎的路徑。

一進入奧地利薩爾斯堡後,我愣著看手機上Google單車地圖推薦往斯洛維尼亞的路線,在奧地利境內得要穿越一段山路,路途中得上下爬兩座海拔將近1800公尺的山峰,兩座山峰之間沿途查下來似乎沒甚麼露營區,正在困擾不熟悉阿爾卑斯山區狀況,不想冒然野營的情況下,此刻一封Email捎來。

那封Email是ㄧ位曾在二十年前單車穿越澳洲的奧地利單車客Alfred寄來的,對方是十年前一起在北台灣單車旅行過的大馬朋友愛莉介紹的,他從愛莉那得知我進入奧地利後,邀請我去南部大城「克拉根福(Klagenfurt)」作客。

好奇一用Google單車地圖查前往克拉根福的路線時,竟讓自己意外找到另一條山路,只要爬過一座山峰,海拔也是大約1800公尺,於是離開薩爾斯堡後,就以前往那為目的地。

然而,可以少爬升幾百公尺的山路,竟然不代表旅程就變得輕鬆,有遇到意料之外的事。


↑20170927猶如太魯閣一般的阿爾卑斯山入山風景


↑20170927 入山見到載運汽車的火車列陣行駛鐵道上


↑20170927 在Caming Vierthaler露營區可遠眺到山頭積雪


↑20170928 騎在路上


↑20170928奧地利滑雪勝地的雷德斯塔特(Radstadt)的戶外運動用品店


↑20170928 運動用品店冬季以販售和出租雪具為主


↑20170928運動用品店夏季販售和出租登山單車為主

上山前


↑20170929 Forellencamp露營區早晨可見雲霧繫於山腰間

那天早上十點從海拔885公尺高的雷德斯塔特(Radstadt)這奧地利山區滑雪勝地的Forellencamp露營區出發後,纏在山腰上的雲霧,隨著升起的太陽逐漸散去,群山環繞下谷地綠茵草地,正散發著清新的味道,先沿著B320號公路踩踏單車向前行,可見鐵道在路旁,偶有火車運行的倉促轟隆聲劃破風聲之外的寧靜,轉入R7號單車道小徑,可見牧牛成群,風中飄盪著繫在乳牛脖子上的鈴聲,一路在平坦緩下坡的谷地騎乘了46公里,到達海拔約720公尺的Stein an der Enns這村落後,轉入L704公路,準備穿越下陶恩山脈(Niedere Tauern),此刻已經超過下午兩點,距離當天日落約有四小時半。

爬連續上坡路段前,還先溜去路旁一間鐵門拉下似乎無人的消防隊屋舍邊,坐在陰影下歇息喝水和吃點餅乾,為將要爬升的山路儲備一點精力,才心甘情願再上路,等要出發時,消防隊也有人和車剛出勤完回來。


↑20170929 阿爾卑斯山下谷地的小路就是最好的單車道


↑20170929 奧地利阿爾卑斯山谷地的牧場可見放牧的牛群

上山後


↑20170929 上山路途經過的路基坍方路面

開始爬坡後,前段緩上坡仍可見到有車子行經,可是一過了瑟爾克谷地聖尼古拉(Sankt Nikolai im Sölktal)這地方後,遇到路障限制汽車進入,不再見到任何一輛汽車行經,只見一位登山車騎士從我對向騎來下山去。此外,推測部分路段可能在山區春季融雪造成的泥石流侵襲關係下,可見未修整完的坍方路面,伴隨泥石流而下的樹木成堆在路邊,就算可騎乘通過,看過去仍覺得觸目驚心,但騎到這開始令我緊張的是:才騎了18公里爬到海拔1300公尺高的地方,距離山頂海拔1788公尺,尚有將近500公尺高要爬升,卻已經快下午四點半,此時距離天黑只剩兩小時,來得及趕在天黑前騎到山下嗎?

這一擔憂浮現心頭之際,也騎入個人整趟穿越歐洲單車之旅海拔最高與最荒涼的路段,不再見到任何人車,萬一出了任何無法自行排除的緊急狀況,無論是單車故障或身體不舒服,都不會再有任何人可伸出手幫忙,再來山區裡手機也完全沒有訊號,不禁開始在想有的沒的:

慘了!怕重沒多帶水!今天不翻過這座山,身上的水根本不夠喝到明天!

山上好冷不想在這過夜!

天啊!該不會在海拔不到兩千公尺高的歐洲山路,那深山夜路裡,在視線不佳狀況下趕著下山,騎到顛簸的路忽然失去平衡一摔到路邊,行李散落滿地,看不清是否受傷,先在懸崖邊嚇到命是不知怎麼還活著的,遇到類似《轉山─邊境流浪者》一書裡,作者描繪一段西藏山區趕路夜騎閃避對向來車而摔車的情景。

莫名恐懼思緒造成的緊張,讓人一路上幾乎不敢休息一直踩著單車爬坡,途中可見嶙峋的山壁,一些足球大的落石在路中,倘若有閒情意致肯定停下拍照,但是當下已經緊張到完全不敢停單車拍照,只求趕快往衝到山頂,但是騎到超過海拔1500公尺的路段時,爬坡身上散發的熱也抵不過山上冷冽強風不斷吹襲下的凍,不得不停下來抽出防風防水的運動外套來穿著禦寒,倉促地喝幾口水後,又趕緊往上騎。

此刻已見遠處的山,山頂上有散布零星點狀的積雪,終於忍不住在海拔1700公尺高看見的觀景平台小停,趕緊拍幾張照留念,紀念九月底的奧地利阿爾卑斯山區可見到高山有零星積雪的深山幽谷風景。


↑20170929 山不在高有零星積雪則美的下陶恩山脈(Niedere Tauern)

沒想到再往上騎,未融積雪不用遠眺,路邊就看得到了!生平第一次騎單車路邊見到積雪,這對旅程規劃刻意避開歐洲下雪的我,是一輩子難忘的一刻,可是不想摸黑夜路下山的恐懼,已經讓人無心思一見到此景就停下來近距離在路邊,把人、單車和未融積雪合照。

再騎了二十分鐘繞過幾個髮夾彎,終於到達這條路線最頂端海拔1788公尺的瑟爾克隘口(Sölk Pass),從山下起點單車重裝載滿露營器材,花約4小時騎27公里爬升1000公尺到此,比平常在臺灣輕裝騎單車爬坡速度還快,達成人生新成就!


↑20170929快到頂端瑟爾克隘口(Sölk Pass)的路邊積雪


↑20170929最頂端海拔1788公尺的瑟爾克隘口(Sölk Pass) (19)

可惜時間已經超過下午六點,天色陰鬱感覺快要開始轉暗,沒得高興太多,匆匆隨手拍幾張照片,管不了照好不好,隨即開啟前後單車燈照明,拉緊外套鍊條,原本的半截式單車手套內再多戴上長指手套,做好下坡防寒準備後,旋即往山下衝,要在天黑之前衝出山路。

猛衝下山趕在晚上7點天色全暗之際到達平地,當下放鬆心情鬆口氣不用在深山裡野營過夜,萬萬沒想到這天旅程不是翻完山路挑戰就過了,旅程意料之外的考驗才開始!

下山後


↑20170929下山後只找到這間市場咖啡(Market Café)可買到熱食

首先,下山後抵達的卡默爾斯山麓聖彼得(St. Peter am Kammersberg)小鎮已經所有超市全關門,無法購買食物,實在不想單車重裝趕路爬完山後,再吃手中甜餅乾口糧作晚餐,很想吃點熱食,只好看著手機裡MAPS.ME地圖的資訊,團團轉的找了幾家餐館,才終於找到一間位在山坡巷弄的市場咖啡(Market Café)有開,進入點了份鮪魚披薩來吃。邊吃還邊在心底咕噥:怎麼都好不容易翻過山路,找個吃的也這麼麻煩!


↑20170929 騎一整天又爬山吹冷風,這一盤8歐元(快300台幣)的鮪魚披薩熱食是莫大的救贖

沒料到這天旅程最大噩夢,是在我吃完披薩後遇到。

會趕路翻過山後來到此,純粹是查到這小鎮有個露營區叫「奧地利貝拉露營區(Camping Bella Austria)」,到達門口時已經晚上8點,仍可見入口處門牌有打燈照明,還有看來是小酒吧也是接待櫃檯的地方還亮著燈,應該今晚能在這休息過一晚,於是進入了小酒吧處理入住的事。

以下是我與一位在接待櫃檯服務的女士對話。

我:「請問哪邊是帳棚紮營區」?

櫃檯店員:「我們這邊的露營區已經半個月前關閉了,現在不開放露營」。

我:「等等!現在已經天黑,要再去找其他露營區不方便,真的不能在此過夜一下嗎?沒水沒電沒關係!拜託只要借塊地紮營過夜就好!而且我又女生一人」!

櫃檯店員:「我再問一下老闆看看」。

於是,櫃檯店員拿起電話詢問,我在心底暗暗祈禱一切順利,也相信女生一人應該會被體諒一下吧!

櫃檯店員:「剛電話問下來,老闆說不行借宿」。

我:「真的不行嗎?現在要再找其他露營區真的很遠又已經天黑」。

櫃檯店員:「不行就是不行!今晚這不能住」!

當下,心情萬念俱灰,也無意再和那櫃檯店員爭執,有閃過念頭要不要偷偷鑽入那片露營區紮營住,賭根本不會有人過來,但是怕那櫃檯店員被我今晚這樣一問,反而晚上會來查,又打消了這念頭,心中抱怨一下奧地利人真無情,只好再次點開手機上的MAPS.ME,查詢離這最近的其他露營區。

看了一下,決定去路程要20公里的Olachgut露營區,又再次起身出發,此刻一整天下來已經重裝爬山路又騎超過一百公里,還得要再騎一段,心情很難會好,卻也只能把心思先放在如何到達下一個露營區,找到今晚落腳處,實在不敢在平地小鎮亂紮營。

繼續騎著,鄉下路段夜間沿途幾乎無路燈,用著依稀的車前燈光照路,甚至時有汽車從身後經過照亮路面,騎乘下來的視線始終不如白天清楚,得更費神地緊盯路面,以免車輪壓到坑洞或騎入邊坑摔車受傷,夜騎一小時彷彿白天騎三小時這麼久,又怕車子駕駛夜間視線不佳,未見單車後燈警示,從身後撞上來,這樣的被壓迫感一直如影隨形跟著,此情境下竟也開始懊悔在想早上騎平路能騎更快,或是再更早出發就好了!

沒意義的懊悔,總是會在不順遂的時候湧上心頭,是長途單車旅行日常之一,一點也不迷人,卻是旅程結束後難忘的回憶。

趕路2小時24公里後,終於到達另一家Olachgut露營區,已經晚上超過10點半,接待處內的燈居然還亮著,接待處外的露營區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楚哪裡可紮營,於是入內詢問。

一入內就先把在室內要準備熄燈離開的女士嚇到,這麼晚突然一位東亞面孔的女單車客出現,的確也不正常,幸好對方沒把一臉疲憊的自己,當成她晚上眼花見到鬼直接跑走,則是親切地回覆自己:「今晚在這露營沒問題」!講一下哪裡可以紮營,哪裡是廁所和浴室,才熄燈離開,也一掃自己在上一個露營區被拒絕借宿的陰霾。

等到紮營架好帳篷,去浴室盥洗,在一天將要結束之際,終於能放空整天緊張的情緒。回首那一天從起床、打包好李、出發上路、騎過山路、摸黑夜騎、到達目的,除了在咖啡館吃披薩有休息一下,已經不停歇地移動超過12個小時,只突然覺得是好長的一天,忍不住在想:這天到底是如何撐過的?


↑20170930 前一晚晚上十點半才過來問能不能住的Olachgut露營區接待處


↑20170930 有販售自製麵包和其他食物的Olachgut露營區接待處內部


↑20170930 遠眺Olachgut露營區,是我在奧地利住下來,唯一一晚不用10歐元的露營區

去歐洲單車之旅在奧地利面對「去了會死」的情境,是拼死騎越了阿爾卑斯山,筋疲力竭之際,還遇到被關閉露營區拒絕紮營借宿,又得再騎幾乎沒路燈的夜路才找到住宿,真是身心上都累死人的一天。

至於為了去克拉根福,使我騎到這段路的奧地利單車客Alfred,最後有見到他嗎?答案是:「沒有」。剛好9月底我到克拉根福的時間,Alfred不在當地,儘管如此依然感謝他有介紹克拉根福市區的Campingplatz Klagenfurt am Wörthersee露營區,後來有去那休息兩天,才再爬阿爾卑斯山路去斯洛維尼亞。


↑20171001克拉根福(Klagenfurt)也稱為「屠龍城」。市中心的新廣場有座一位勇士和怪龍抗戰的雕像,即是紀念這傳說。



↑20171001克拉根福(Klagenfurt)的湖畔


↑20171001在克拉根福(Klagenfurt)湖畔附近的Campingplatz Klagenfurt am Wörthersee露營區


↑20171001在奧地利最後一晚的晚餐,自煮番茄紅酒燉牛肉配麵包和生菜1


↑20171001在奧地利最後一晚的晚餐,自煮番茄紅酒燉牛肉配麵包和生菜2


↑20171001 Campingplatz Klagenfurt am Wörthersee露營區入口,離開後過不到三天,這露營區就季節結束關閉了

*本文由飄飄木之旅授權提供。

飄飄木之旅
2020/01/24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