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會死的穿越歐洲單車之旅 | 蒙特內哥羅:騎單車見死人躺在前

蒙特內哥羅:騎單車見死人躺在前


↑20171030快到布德瓦(Budva)路上發生死亡車禍事故,封鎖線攔住了去路

穿越歐洲單車之旅在入境蒙特內哥羅這國家後,碰上死亡車禍封路的意外,是印象最深刻的回憶。但在碰上這意外之前,其實在斯洛維尼亞以南國家的路上,一種常見的巴爾幹半島道路風景,已經讓我看的有點吃不消。

路邊的車禍逝者紀念

歐洲長途單車旅程進入巴爾幹半島國家後,除了有的大城市有市區自行車道外,其他地區普遍沒有單車道,多數時候都是騎在一般道路上,和各種車子一起走同一條路。然後,刻板印象裡歐洲汽車駕駛很禮遇行人和單車客,幾乎不會按喇叭鳴人的良好駕駛習慣,不適用在此。

所以這些國家的車禍發生率,能很輕易的從路邊看到,是一種騎單車會看得格外清楚地路途風景。

騎在主要幹道上前進時,沿途多少能見到花圈、花束、石碑或掛或立在路旁,石碑上面一定刻著人名和標註X年X月X日到X年X月X日,甚至有時會貼著人頭像照片,或是陰刻上人頭圖像,全是紀念車禍逝者。從克羅埃西亞騎到保加利亞的路上,一路都有見到。


↑20171016克羅埃西亞離開扎達爾(Zadar)後路邊見到的車禍死亡紀念石碑


↑20171016克羅埃西亞離開杜布羅尼克(Dubrovnik)後路邊見到的車禍死亡紀念石碑


↑20171101阿爾巴尼亞往地拉那(Tirana)路邊見到的車禍死亡紀念花束


↑20171107科索沃往普利斯提納(Pristina)路邊見到有幾十人陰刻頭相放一起的石碑,不確定是車禍死亡還是內戰死亡

尤其是有著人頭像的車禍逝者紀念石碑,是我單車旅行在巴爾幹半島地區,一直吃不消的風景,畢竟自己在臺灣就非常不喜歡見到有貼照片的墓碑,感覺就是像死人在看你,沒想到在臺灣不喜歡的風景,竟是巴爾幹半島地區路上的正常風景,完全沒見過旅遊書提起和過來人分享。

不過還好騎單車時,視線重點通常是望向前方,遠遠見到路邊的石碑可能是車禍逝者紀念碑的時候,個人會自動閃開眼角餘光的視線,少看到石碑上的人頭相讓自己被嚇到。

死亡車禍發生在前和等待


↑20171030往布德瓦(Budva)路上的海岸線風景,有像蘇花公路

在蒙特內哥羅離開科托爾(Kotor)向南前往布德瓦(Budva)路上,有其中一段路讓自己覺得非常弔詭,就是車禍逝者紀念石碑有點多,約短短一百公尺就見到5個,只能推測這一段路可能車禍發生率特高吧?

正在這樣想的時候,騎沒多久又進入依山傍海的路段,沿途山壁緊鄰一旁亞得里亞海的山海交錯美不勝收,有點類似臺灣蘇花公路的風景,距離布德瓦也不遠,騎經一個岔路口前,見到警方擋住車子前進,自己不引以為意,從旁邊繞過繼續向前也沒被攔,正想說路上沒有其他車很好騎開心之際,穿越一段明隧道後,又再見到一堆車子停在路上,一樣從旁邊繞過去向前,可是卻多了不少人站在路邊,直到見到一輛大貨車橫亙馬路中間擋住來車輛的前方,前方有封鎖線拉起穿過兩側車道,

由於封鎖線拉起,又有警察人員站在那,無法再闖過去,只好停下單車。往封鎖線後一看,後方月幾十公尺處,有輛砂石車停在那,望向砂石車前方地面一眼,居然見到有人雙腳躺在地上,地方似乎有血跡,立馬察覺到:前方發生死亡車禍!


↑20171030往布德瓦(Budva)路上經過的明隧道


↑20171030往布德瓦(Budva)路上遇上死亡車禍封鎖線攔路,剛到時遠看前方砂石車下,可見到蓋白布露出雙腳的死者流出的血跡在地上


↑20171030一群人跟我一樣只能在封鎖線後方等待死亡車禍事故現場排除

從沿途的車禍逝者紀念,看到剛喪命的車禍逝者在前,由於只從遠處瞥見車禍逝者雙腳,反而覺得不如車禍逝者紀念碑上的人頭相雙眼直視嚇人。甚至還已經在想前方發生現場死亡車禍的地點,過不久就要再立個車禍逝者紀念石碑了吧!

騎單車遇上前方發生死亡車禍封路的狀況,比起感嘆無常在眼前真實上演,對個人當下來說困擾的是無法前進,只能耗時間在原地等待狀況排除,打亂這一天的旅程計畫,發現無法趕路入境阿爾巴尼亞,要重新思考住宿點安排在哪。

計劃趕不上變化,這也是單車旅行常見的情況。

天涯海角遇到的臺灣旅行團

乾坐在路邊等待車禍狀況排出,用手機打記錄殺時間之際,一位東亞面孔的女士前來打招呼並用中文說:「你是臺灣來的吧?看你手機上用的是繁體中文字。您好!我是臺灣晴天旅遊的領隊J」。個人也回應:「我的確是臺灣來的」!回覆地同時,也依稀地想起騎到封鎖線前的沿途,好像有看到像是旅遊團的人在路邊等待,只是當時以為是中國團,原來是臺灣旅遊團!

在J的邀約下,自己也就跟著過去後方的遊覽車和臺灣旅遊團攀談聊天。走過去的路上跟J簡短攀談,她苦笑地說:「帶過這麼多團,也第一次碰上車禍封路的!」我也再跟她多聊:「一入境巴爾幹半島後,遇到的臺灣旅遊團竟然比中國旅遊團還多!」她挑眉微笑地說:「因為巴爾幹半島沒甚麼好買的」!

此話一出可知:表示帶團巴爾幹地區,透過帶旅遊團購物抽佣賺外快的機會比較少。不過知道那間旅行社本來就不靠購物抽佣獲利,無購物對領隊該有的收入也影響不大。

走到遊覽車處,一群臺灣阿姨和叔叔們很驚訝我女生一人從臺灣來歐洲自助單車旅遊之餘,也熱心詢問是否需要食物和水,很感動因為車禍封路反倒能遇到臺灣同鄉的溫情關心和詢問協助,由於自己攜帶的食物和水還非常足夠,就婉拒他們的好意了!

熱情的臺灣旅遊團仍然把握難得遇到臺灣單車客自助遊歐洲巴爾幹半島的機會,有團員拿出旗幟要合照紀念,自己也沒有理由拒絕,結果一群臺灣人就在漫長的車禍封路等待中快樂合照,讓旅程即使無法順利照進度走,也要維持好心情。

一同等待期間,J還告知遊覽車司機用手機查詢下來,發生在前方的車禍事件已經上當地新聞了!事實上蒙特內哥羅人口才60萬人,國土只有臺灣的0.4倍不到,在這樣的小國,任何嚴重傷亡車禍都會是新聞。

最後等了快兩小時,才終於見到警方排除車禍事故拉掉封鎖線,能再繼續前進。


↑20171030意外和臺灣旅遊團鄉親,一起苦中作樂等待前方事故排除時拍照留念的

一張永遠忘不了的黑白照

離開車禍現場後,繼續前進的路上,在向上爬緩坡時,路過了兩邊都是山壁的路段,正好覺得一直緊看前方有點累,頭一轉旁邊想換視線一下時,就撞見一個石碑上貼著照片有點泛白的小男孩照片在直視自己,瞬間全身熱汗變冷汗,再累也都被嚇得有精神了。

雖然說不做虧心事,這種車禍逝者的人頭像照片或刻像不用怕,但是完全沒心理準備近距離撞見,我就是會被嚇到!

一天內莫名其妙看了一堆車禍逝者石碑,遇到死亡車禍在前被封路,又忽然撞見車禍亡者照片被嚇,讓人整天心情都不太對,甚至又沒頭緒當晚要住哪的時候,就算沿途風景依山傍海很美,卻也沒有很享受。



↑20171030布德瓦(Budva)的海岸風景


↑20171030布德瓦(Budva)往南走的海岸風景

幸好,長途單車旅行的人生,往往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繼續向前走總是會有辦法的。

距離天黑前一小時,半途就遇到一位奧地利騎士大哥Ewald來攀談,他也正再等旅伴一位德國騎士Raphael,告知我前方不遠處有露營地的資訊,於是大家就找到了一間海邊露營區Autokamp Buljarica。雖然旅遊季節已過,那露營區的設施皆關閉,不能洗澡和充電外,還是能免費紮營過夜,也可去有在營業的酒吧取水和上廁所。這一晚於是就和半路相遇的兩位歐洲單車客結伴一起在露營區過夜,但是風太大一夜難眠。


↑20171030和半途遇到的歐洲單車騎士一起來這關閉的海邊露營區Autokamp Buljarica過夜1



↑20171030在這關閉的海邊露營區Autokamp Buljarica的一塊草地搭營過夜2


↑20171030海邊露營區Autokamp Buljarica的傍晚風景1,此時約下午5點


↑20171030海邊露營區Autokamp Buljarica的傍晚風景2,此時約下午5點

穿越歐洲單車之旅在蒙特內哥羅面對「去了會死」的情境,是真實看到車禍死亡的發生與紀念,認清自己沒這麼勇敢,沒有無懼這樣的風景,也不是任何外國文化都能開放心胸接受。反正無常也未知,就好好活在當下,繼續向前踏出每一步。

後來想想,歐洲巴爾幹半島面積約有55萬平方公里,約為台灣的15倍大,總人口卻只有將近5,500萬,才台灣人口數的2.4倍多,所以路邊才有空間放車禍逝者紀念碑吧!不然像臺灣部分死亡車禍率高的路段,例如北宜公路,假如也有歐洲巴爾幹半島這種在路邊設立車禍逝者紀念碑的文化,可能會有多到沒空間放紀念碑的困擾吧!先不談你想不想在路上看一堆不認識陌生人的車禍死亡紀念。

最後,在保加利亞有多問當地人:「為何巴爾幹半島地區,會有直接在車禍發生地為亡者在路邊立碑紀念的文化」?對方回:「車禍亡者的家人單純紀念自己親友不幸在此地離開大家,而且我們相信亡者在車禍死亡的當下,就已經上天堂了」。好奇多問:「那車禍亡者的遺骸也是埋在車禍紀念碑下嗎」?對方再回:「遺骸還是葬在墓園」。早點知道這事,就不會騎單車看到那些車禍亡者紀念碑時,有時數量有點多時,想到「抓交替」這臺灣民間觀點嚇到自己了。



↑20171031遇完死亡車禍在前的那夜沒睡好,中午騎到巴爾(Bar)這地方時,累到直接去海邊午睡一下,才再騎入下一個國家阿爾巴尼亞了


*本文由飄飄木之旅授權提供。

飄飄木之旅
2020/01/24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