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會死的穿越歐洲單車之旅 | 阿爾巴尼亞:會懷念死的一間青旅

阿爾巴尼亞:會懷念死的一間青旅


↑20171106離開前在Hostel Taipei 101 Tirana大樓入口拍的

穿越歐洲單車之旅在入境阿爾巴尼亞這國家前,我上網搜索一下首都地拉那(Tirana)有哪些青年旅舍可以住,一間青年旅舍的名稱,深深地吸引住我的目光,後來也成為旅程裡在這國家最深刻的回憶。

找尋Hostel Taipei 101 Tirana的波折

查詢阿爾巴尼亞首都地拉那的青年旅舍資訊時,赫然看到青年旅舍名單中有一間名稱叫「
Hostel Taipei 101 Tirana」!第一眼見到這名稱時,差點以為自己看錯,怎麼在阿爾巴尼亞這與臺灣幾乎沒交流的國度,會有人用臺灣景點命名?抱著好奇的心情,我專程前來,想體驗在異鄉住這間有著熟悉臺灣名稱的青年旅舍。

從鄰近蒙特內哥羅的邊境城市斯庫台(Shkodër)出發,沿著SH1這條快速道路一路南下,見識到汽車逆向駕駛可以連續超過20輛一起的驚人景觀,甚至路上汽車喇叭有時彷彿交響樂般此起彼落後,慶幸在這種阿爾巴尼亞式的驚奇下,自己仍平安騎到地拉那市區。


↑20171101往首都地拉那(Tirana)的路邊風景,有阿爾巴尼亞和科索沃並列的國旗,兩國關係其實也非常好

單車騎入地拉那市區後,吸著單車旅行進入歐洲後,遇到最糟的空氣品質,在混雜車陣中前進時,順便好奇數著路上有看到多少輛賓士車,還真的一直看得到,而且不少賓士車看得出有點歲月,傳聞這國家的賓士車很多都是偷來的,汽車失竊率曾高到許多歐洲國家的汽車保險理賠會註明:不理賠在這國家失竊的汽車。


↑20171103 在阿爾巴尼亞看賓士車是個樂趣,不難看到連計程車也是賓士車

在這座格外有亞洲風味的歐洲城市街道穿梭,前往手機上Maps.Me離線地圖的Hostel Taipei 101 Tirana位置標註,到達標記點時,卻反而找不到Hostel Taipei 101 Tirana這間青年旅舍,只好硬著頭皮找路人詢問:「請問這裡有一間Hostel Taipei 101 Tirana嗎」?一位聽得懂英文的當地人回覆:「那間青年旅舍曾經在,現在已經不在這了」!

一頭霧水之下,礙於當時手機沒有行動網路,到達地拉那的第一晚只好先住別間標記在手機離線地圖上的青年旅舍,再上網路用Google查詢Hostel Taipei 101 Tirana地址時,發現Google地圖位置的標是和MAPS.ME離線地圖的位置不同?到底怎麼回事?

隔天找到入住後,詢問經營這間青旅的臺灣夫妻賴桑和Karen,對方才談原來最初選址作營業的租屋,被不負責任的當地仲介擺一道,根本沒和出租房東溝通清楚租借用途,導致房東後來反悔不出租,只好搬遷到現址。

然而,Maps.Me半個月才更新一次,自己不巧沒下載到最新更新版本,又沒額外用Google地圖對照,才發生旅行下來第一次找不到想入住的青年旅舍狀況。


↑20171102去到Hostel Taipei 101 Tirana青旅前,路過市中心的斯坎德培(Skanderbeg)廣場


↑20171102 在歐洲第一次看到青年旅舍牌子上有中文字就是這間


↑20171102 開心大樓有電梯可上載單車和行李上樓,不然在歐洲住過幾間青旅得要扛單車和行李走樓梯上樓過


↑20171104 連續住四晚的Hostel Taipei 101 Tirana青旅,在六樓的門口

為何想在阿爾巴尼亞開青年旅舍

阿爾巴尼亞對多數臺灣人來說,是個會陌生到不清楚在歐洲的國家,加上1990年代之前共產主義與鎖國的神秘感,連歐洲其他國家的人也對這國家很陌生。


不過賴桑和Karen環遊世界旅行中來到阿爾巴尼亞後,發現這國家的經濟正在發展中,沒有太多跨國企業進駐,有投資發展做小本生意的空間,於是決定暫停環遊世界,留在阿爾巴尼亞。


為何是選擇開一間青年旅舍?

原因是他們夫妻旅行世界各國住青年旅舍下來,很喜歡這樣的旅人交流空間,而且阿爾巴尼亞對外國人投資經商的條件非常寬鬆,商業大樓非常容易租到空間,費用也便宜,對開旅館或青年旅舍也沒什麼法規限制。於是他們貸款花約50萬臺幣的資本創業,2017年9月開始籌備一個月後,10月就開幕,我11月入住時才開幕不到兩個月籌備一個月左右。


↑20171102 Hostel Taipei 101 Tirana陽台外的地拉那市中心風景

為何會用臺灣景點Taipei 101名稱命名青年旅舍?

其實阿爾巴尼亞首都地拉那(Tirana)市中心,有座噴水池和咖啡店就叫作「Taiwan」。據說是這國家的建商曾來過臺灣,覺得臺灣很有意思,就用臺灣(Taiwan)命名。因此Karen想了一下後,就決定用臺灣知名地標「臺北101」來命名青年旅舍,與地拉那市中心的臺灣池(Taiwan Pool)相互對應。


↑20171104地拉那市中心的臺灣停車牌


↑20171102地拉那市中心的臺灣池


↑20171102地拉那臺灣池旁的臺灣餐廳,沒有賣臺灣菜

好奇而來住宿的旅人


↑20171102 Hostel Taipei 101 Tirana內的交誼廳

住在Hostel Taipei 101 Tirana,是自己穿越歐洲自助單車之旅騎下來,遇到最多臺灣旅人一起住宿的地方。

詢問大家前來住宿的理由,幾乎都是驚訝遠在巴爾幹半島見到有青年旅舍是用臺灣景點命名,有親切感會好奇來住,甚至其他國籍旅人,也因為同樣理由好奇前來住宿,當中有不少人也來過臺灣,會幾句中文的也大有人在,攀談時一下就拉近距離。再加上正逢當地旅遊淡季,住多人房一晚費用也只要6歐元或7歐元(約250台幣)有附早餐,更有動力前來。

至於遇到了各有來頭的臺灣背包客,有結束英國渡假打工要準備回臺灣的旅行藝術家Kiwwi;持著匈牙利渡假打工簽漫遊巴爾幹的背包客貞翊;誰說中年男子不能當背包客遊歐洲的磁鐵大哥;替著沒有好好享受過人生的兄長走世界的聖烈大哥,一群人湊在一起,老闆賴桑看人數夠多直接揪團,請大家分油資,開車載大家一起去阿爾巴尼亞其他城市克魯雅(Krujë)、都拉斯(Durrës)和培拉特(Berati),也跨國到馬其頓的奧赫里德湖(Macedonia , Ohrid),去了個人旅途裡原本沒計畫去的地方,雖然不是單車旅行去的,不過一群人結伴旅遊,可以互相拍照和分擔車資與餐費,對獨遊許久的自己來說,真是再奢侈不過的享受。


↑20171103 同遊克魯雅(Krujë) ,右後方的高個男就是Hostel Taipei 101 Tirana青旅主人賴桑


↑20171103傍晚的都拉斯(Durrës)海邊風景


↑20171105結伴跨國去馬其頓的奧赫里德湖(Macedonia , Ohrid)


↑20171105培拉特(Berati)的古城


↑20171106培拉特(Berati)有千窗之城美名的夜景


↑20171104 在阿爾巴尼亞最開心的是結伴吃喝,好吃又費用超值


↑20171105 這道拼盤看起好像不好吃,其實味道還不錯

感動與考驗


↑20171105 過夜最後一晚的合照,穿藍衣的是青旅女主人Karen

短暫住宿的四天,趁空檔跟賴桑和Karen兩人攀談下來,他們分享當自助旅人花一年半走過亞洲、非洲和歐洲,到轉換成停留當地接待旅人的青年旅舍經營者,不同身份的旅行,有著不同的感動。

對他們來說,特別是遇到有著不同故事的旅者最難忘,像是有位獨自帶著三位年紀尚未讀高中的小孩環遊世界的韓國媽媽,住到這間青旅後,寫部落格分享故事,吸引了其他韓國旅人前來投宿,令他們感恩對方的熱情推薦。

可是經營現實上,創業不久的他們,也困擾要如何處理承租空間設備整修的問題,請人修繕速度慢,面對投宿客人各式狀況,以及跟阿爾巴尼亞官方打交道,到找出理想的營運獲利模式,仍在諸多不確定中摸索,處處充滿考驗。

創業比旅行不容易,相信帶著自助旅行勇敢跨出未知每一步向前的精神,一切問題會迎刃而解。

喜歡挑戰自助旅行的旅人們,往往最富有的不是金錢,是面向未知挑戰的熱情,找尋生活意義的熱忱,這才是屬於旅人獨有的寶藏。

歡迎到這間臺灣旅人在遙遠歐洲巴爾幹半島成立的青年旅舍,找尋屬於旅人的寶藏!

穿越歐洲單車之旅在阿爾巴尼亞面對「去了會死」的情境,是遇到一對在那國家開青年旅舍的臺灣夫妻和一群臺灣背包客,在遙遠的異鄉分享著臺灣旅人的熱情與人情味,會在回臺灣後,懷念死曾在那間青旅的獨特時光,有著異國臺灣味,一次結識著麼多合拍的臺灣旅人。

結束了穿越歐洲單車之旅後,趁著在那間青旅相遇的臺灣旅行藝術家Kiwwi在家鄉與人籌劃合辦2018彰化兒童走跳藝術祭時,從台北去了彰化孔廟一趟看活動,也再會從高雄上來的磁鐵大哥,讓歐洲單車之旅途相遇的情誼延續回到臺灣,也驚嘆自己在2009年單車旅行臺灣時來過的彰化孔廟,從當時只能聽到孩童朗誦三字經的嚴肅聲音,變成親子間看藝術表演的歡笑聲了。


↑20180407 彰化孔廟再會阿爾巴尼亞相識的藝術家Kiwwi和磁鐵大哥


↑↑20180407彰化孔廟前的野孩子劇團默劇表演


*本文由飄飄木之旅授權提供

飄飄木之旅
2020/01/24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