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會死的穿越歐洲單車之旅 | 馬其頓:鄉下童英文好的要死

馬其頓:鄉下童英文好的要死


↑20171112掛有馬其頓國旗鄰近保加利亞的邊境村落街道克里瓦帕蘭卡區(Kriva Palanka)

穿越歐洲單車之旅裡,11月入冬之際,一騎到馬其頓這國家的空氣品質變化,和鄰國科索沃對比差異之大讓我難忘。至於銅像多到不行的首都,看過去有說不出來的喜感,但不知為何在這國家最難忘的回憶,竟然是遇到鄉下小孩的英文超好,卻同時又找不到旅館住,想借地紮營還被當地人趕走,都發生在一起的一天。

空氣品質會自動區分的國界


↑20171109從科索沃入境馬其頓

單車旅行由於騎乘時都在戶外風吹日曬雨淋,沿途對於一個地區空氣品質好壞的感受非常清楚,從科索沃一入境馬其頓,最吃驚的是空氣品質的變化,在到達科索沃海關前,會間斷一直吸到的刺鼻空氣味,才一入境馬其頓,立刻再也聞不到了,開心一路騎到首都史高比耶(Skopje)的路上,我終於不用再像在前一個國家科索沃騎單車時,不時得拉起繫在脖子上的魔術頭巾來蒙住口鼻,看能不能少吸那似乎是燒柴又混合燒塑膠的怪異刺鼻味。

空氣品質會自動區分的國界,大開眼界的在單車穿梭科索沃和馬其頓的國界之間見識到。


↑20171109一入境馬其頓往史高比耶(Skopje)的路上風景

後來看撰寫「空屋筆記」一書出名的臺灣背包客楊宗翰,振振有詞的在網路媒體談他對馬其頓的觀察,引用當地人說法和資料指出馬其頓這國家才是全歐洲空汙最嚴重的國家,尤其冬季天氣冷住城市的當地人窮到常要燒傢俱、紙箱或塑膠取暖,根本不該亂燒會引發空氣汙染的東西。

但是在我短暫停留在11月初開始入冬的科索沃和馬其頓各三天下來,或許那幾天馬其頓的空汙全都飄到科索沃境內,別人敘述馬其頓空氣品質之差情況,我反而沒有在馬其頓境內感受到,卻在科索沃體驗到。

雕像之都:史高比耶


↑20171109 馬其頓政府外觀夜景,打燈亮到好像電影取景一般

停留馬其頓首都史高比耶(Macedonia, Skopje )兩晚下來,肯定這地方一定是全世界巨型雕像密度最高的城市,在城市廣場的方圓一公里內至少超過上百座雕像。

看這些雕像下來,覺得有莫名的歡樂感。尤其許多雕像又是人群聚在一起,
看多了,不知為何就一直聯想到周星馳電影「食神」裡,那群擺姿勢一流的十八銅人畫面。超多人物雕像都在坐椅子。另有一座仿大衛的雕像還默默刻上一塊薄布遮住性器官,有點四不像。


↑20171109史高比耶的雕像群1


↑20171109史高比耶的雕像群2


↑20171109史高比耶的雕像群3


↑20171109 好玩拿自己的保溫瓶舉著當火炬模仿四不像大衛雕像

不得不說這城市雕像之多元,讓人都感嘆起臺灣的大型名人雕像,幾乎千篇一律是孫中山和蔣中正真無趣。但是聽說這城市放一堆雕像,也是方便製造有建設的榮景,讓當地政治人物從中賺錢。

然後,這城市最壯觀矗立中央廣場之間最大的雕像是騎馬的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III of Macedon ),不知情還以為亞歷山大大帝出生於這國家的領土,畢竟亞歷山大大帝登基國王之位時,確實是馬其頓國王。


↑20171109 廣場中心的騎馬的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III of Macedon )雕像

然而,昔日的馬其頓國和現代的馬其頓國領土範圍上有差異,就現代國家地域區分上,亞歷山大大帝是出生在希臘北方一座叫佩拉(Pella)的城市,目前希臘境內仍有塊地區也叫馬其頓。

當這國家1991年從南斯拉夫分出來獨立時,希臘還抗議這國家取名馬其頓共和國,結果這國家最後調整國名叫「前南斯拉夫馬其頓共和國(Former Yugoslav Republic of Macedonia )」才得以加入聯合國。奇妙的國名源由,也反映在馬其頓和希臘的關係上,兩國關係並不好。甚至參加徒步導覽時,導遊還說他們馬其頓人會很開心我們外國遊客穿著印有馬其頓國旗圖樣的衣服去希臘玩,幫他們光芒綻放設計圖樣的國旗去刺眼希臘人。

奇怪的國名與神奇的雕像群相互輝映,讓人旅行史高比耶格外充滿趣味。

不過老天仍然很眷顧這個需要認同建立的國家,至少有位世界偉人出生於這國家的首都史高比耶,就是德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她在18歲前居住於此,當地可見到這位印度加爾各達垂死之家創立者的出生地標示牌和至理名言。


↑20171109馬其頓凱旋門


↑20171109馬其頓凱旋門內的牆上可見德雷莎修女語錄


↑20171110 德雷莎修女出生故居地標示在史高比耶市中心廣場

最後,這座城市還有個奇妙事,也讓人特別難忘,就是到這城市的第一晚,吃完晚餐後,想去當地大型連鎖超市想購買這國家的啤酒來喝,慶祝騎到了這國家,結果在超市內只見到放置啤酒的冰櫃已用鐵鍊綁起來,無法打開來拿啤酒去結帳,去櫃台洽詢下來,對方只回:「這裡晚上7點後不賣酒」。還想說是不是我聽錯再問一次,仍是一樣的答覆。帶著一頭霧水為何這超市會有這種規定下,步出這間連鎖超市後,不死心的換去街上雜貨店買啤酒,就有順利買到了。


↑20171109 超過晚上7點就禁售酒的史高比耶超市


↑20171109 買到酒的雜貨店


↑20171109 馬其頓的國產啤酒,1瓶40元馬其頓第納爾,約25元台幣

鄉下童英文好的要死


↑220171112掛有馬其頓國旗鄰近保加利亞的邊境村落街道克里瓦帕蘭卡區(Kriva Palanka) (16)

離開史高比耶後,直接騎往保加利亞,但是那裡距離保加利亞邊境有將近120公里遠,一早出發拼命趕路下來,到達最接近保加利亞的一個馬其頓山中村落克里瓦帕蘭卡(Kriva Palanka)時,時間已經快下午3點半,距離天黑只剩一小時,從這村落要到達距離這近的保加利亞村落要再騎40公里,之間還要先騎20公里爬升500公尺高的上坡路段,中間又還要過兩國海關,硬要這一天內到達保加利亞的話,一定會夜騎,我完全不想一人在這種超偏僻山路裡夜騎單車。

這樣的情況下,我決定停留在這村落過夜,最初想試著找手機離線地圖在這村落裡唯一查得到的旅館,但是繞了一下就是找不到那間旅館,換直接走去一間餐廳問人那旅館在哪。先問一位在戶外座位上的婦女,對方似乎不會英文,她換找了店員來跟我溝通,但彼此之間仍雞同鴨講,於是那位婦人就換招呼路邊一位路過這餐廳外的小男孩,那小男孩穿藍衣服看起來應該是小學生年紀,請他來跟我溝通。

本來想說那藍衣小男孩大概只是倒楣被大人叫來跟我溝通,好讓那些和我言語不通的大人可以打發我,在這偏僻巴爾幹山區鄉下,跟台灣偏遠山區鄉下風景類似的地方,應該沒什麼人會英文,就算藍衣小男孩能講英文,可能也是結結巴巴的單字湊合著講吧!


誰知小男孩一開口,他用流利的英文回覆我的詢問,成了我在這國家最難忘的回憶。忍不住吃驚這種一看就是教育資源會缺乏的村落,怎麼一個鄉下小孩能講流利英文?這種地方根本用不到的語言。

不過已經沒空再好奇追問藍衣小男孩如何學英文的,趕緊先請小男孩帶我找手機上離線地圖標示的旅館到底位在何處。小男孩很有耐心的陪我按圖索驥找了一下,但是一起來到地圖上標示的位置,小男孩指出看來這村落唯一的旅館已經關閉,確定我這晚在這村落沒旅館可住。

看著天快要黑又沒地方住,也不好意思開口問小男孩家裡方不方便借住,或是繼續耽擱要他陪著我找地方住,小男孩講了山上有修道院可去問問後,就也先離開。

雖然多了山上修道院這選項可參考,但是不想天快黑的情況下,再上山去找不確定位置在哪的山上修道院詢問借住,又只能繼續自己想辦法找地方睡捱過今晚,於是直接往回騎,觀察有那個地方看來較隱蔽,可以野營撐過一晚。

波折的野營


↑20171111在克里瓦帕蘭卡區沒找到住家願意給空地紮營,在一間超市後巷弄野營過夜

在這馬其頓邊境村落找尋野營地點的過程中,也不是一次順利就找到,找到後又有出狀況。

之前曾有聽別的單車客推薦加油站是不錯的野營地點,但這村落的小加油站在路旁,根本所有來往的人車都看得到,加上這邊就算是偏遠地區,加油站旁通往馬其頓和保加利亞之間的道路,就算天黑後,還是會有車子通過,我覺得不夠保險,不是心中理想的住宿點。

往路邊屋群之間的巷弄望去,看到了一個看似隱密的巷弄,於是把單車騎了進去,一進去後看,那是會被住戶很容易看到的後巷,也不是心中理想的野營地,至少感覺比馬路邊好,正猶豫是否要在此野營過夜時,忽然見到有一戶人家有位女士出門。

想著這邊鄉下人家,應該對外地人會比較包容,或許問一下就能在此紮營過夜。於是先把單車停放在旁,人直接走去向前詢問。我問:「請問可以在這露營過一夜嗎」?沒料到對方臉色很差的立刻回覆:「不行」!接著立刻直接手指向外面要我出去,連我走回去牽單車要離開時,還走出來擺臭臉檢視我是否離開,繼續用手指向外面,要人立刻滾出她的視線。

心底有點無奈,看來是無緣在這鄉下地方遇到友善的人,還是自己人緣太差啊?只能說自己這個東亞面孔單車客突然出現在這村落的不正常風景,或許不是這裡人能包容的吧!

只好繼續往回頭路走,找有希望野營捱過今晚的地點,然而,下一個野營地都還沒找到,卻先迎面遇到一位看來精神異常又表情詭異的男子騎單車往我這過來,說了一些我聽不懂的話,只給人渾身不舒服的感覺,讓我根本不想理他的趕緊往前騎離開,幸好他也沒再糾纏。

之後看見了一間小超市,隱約看到後面也有巷弄,直覺應該就是這裡了。於是小心停好單車,走入裡面去探查,發現這邊比被當地住戶趕走不准紮營的巷弄更隱蔽,空間勉強能搭雙人帳,重點這超市的後門是鎖死的,又未堆雜物,肯定超市裡的人沒事不會來這巷弄,而且低矮圍牆外與住戶也有距離,只要他們不會往這望就沒事,於是就放心的在天色開始轉黑前搭營。

然而,這其實是個錯誤的決定!

自己疏忽那超市巷弄不是完全的死巷,前面隱約可見的路口,其實還是有人車會經過,那頂深藍色的帳篷在天全黑之前,還是能隱約從對巷的路口看見,即使已經是找最隱蔽的位置搭帳篷。依然好死不死地被一位男士看見跑近來瞧,讓我比起被嚇到,更無奈到底這一天運氣是有多差?

還好那男子也沒其他意圖,反而示意在這沒關係,也沒有像前一個遇到精神看來異常男子一樣給人詭異感,加上天色真的即將在不到二十分鐘內,快速轉暗全黑,就決定不要再搬遷,賭在此捱過一晚。

等天色全黑悄悄地從巷弄出去,去外面街上買食物,匆匆把買來沾著泥土都沒洗的蔬菜拿來煮湯麵吃後,又有需要再買東西出去第二次,居然又再遇到那位白天街上遇到看來精神異常的男子,而且他身旁還多兩個人跟著他,再次朝我的方向走來,把我嚇到先轉身進到隨便一家雜貨店躲,心底還在想:萬一他們那三個人進來這雜貨店找碴,不會要一對三吧?問題我不是葉問啊!



↑20171111 讓我能躲後巷弄過夜的超市,到晚上十點才關門


↑20171111 買到菜的青菜店外觀


↑20171111 晚上煮湯麵的食材


↑20171111 煮好的湯麵的晚餐

躲在雜貨店快半小時,才敢再出去,幸好沒再遇到那些怪男,也趁著街上無人之際,趕緊鑽回超市後的巷弄裡,就躲入帳篷裡,在開始降下的雨滴聲,搭配著一旁定時會響起的吵雜冰箱冷氣機壓縮機聲中,祈禱雨下得更大,讓這村莊不要再有人出來,不想再遇到任何人,覺得今日運氣已經背到底,只想平安的渡過這一晚。


↑20171111 躲怪人時待的ㄧ間雜貨店

過完躲藏在超市後巷的一夜,捱到了新的一天未全亮,人就趕緊起來吃早餐,天一亮就立刻收拾所有東西。當打包好準備離去之際,見到昨日買菜的店的老闆娘從巷弄另一口遠眺自己,似乎前一天看到我在此野營的男子有跟附近鄰居通報,還好已經要出發,在巷弄外超市開門營業前離開,一切都無所謂了。


↑20171112超市後巷弄撐過一晚收帳篷前拍的

穿越歐洲單車之旅在馬其頓面對「去了會死」的情境,沒料到遇到英文好的要死鄉下童能溝通,也不代表會一切順利,依然是野營找住宿碰壁心灰意冷要死,躲超市巷弄野營和上街都被人被嚇,卻又一切莫名奇妙地撐了過來。

至於騎在馬其頓鄉間,可見到不少人住在只蓋了一半的房子裡,旅途裡別的歐洲國家都見不到的奇特景觀,在騎離這村落上山前,又見到這樣的房子,不知為何特別難忘。日後回臺灣,跟同一年挑戰歐亞單車旅行臺灣單車客彥伯閒聊時,也有經過馬其頓的對方才告訴我:「那是馬其頓人要避稅的一種方法,沒蓋完的房子不用繳房屋稅」。


↑20171112馬其頓鄉間常可見有人住在未蓋完的屋子,例如圖片中的紅屋


*本文由飄飄木之旅授權提供

飄飄木之旅
2020/01/24

Related